内容正文

疫情迫使德国寻求全球供应链多元化

日期:2020-05-19 12:39 作者:admin 点击数:

德国Ifo经济研究所在近日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全球化走向终结的可能性很小,但企业将在追求效率和即时生产外,将供应链的多元化纳入思考。这可能会导致更大比例的国内或区域性生产与采购,以及更多的中间品囤货,以分散风险。而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在这一波变化中被落下。

发展中国家或被全球供应链变迁落下

随着供应链中断和意外冲击的增加,报告指出,企业将更大程度地关注供应链的多元化。德国会更多采取国内生产还是分散生产地的多元化的手段?布拉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很难预测,但多元化并不一定意味着在国内生产增加,更重要的是要改变只从一个国家或一家供应商企业进行采购的单一采购。

报告还指出,如果公司出于商业管理的考虑,缩短供应链或将其区域化,这将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产生潜在的负面影响。

以2015年为例,德国大约69%的附加值是通过非跨境经济活动产生的,欧盟的这一数值为71.8%。但从国际上看,这一水平并不高。中国通过非跨境经济活动产生的附加值为83%左右,在美国这一数值超过了90%,而2015年的全球平均水平是80%。此外,德国在国际价值链中的融合程度也要更高。德国约17%的产值是在国际价值链中增加的,这一比例明显高于美国(5.5%)和中国(11.5%)。

全球化全球供应链德国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

对此,布拉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欧盟总体来说仍然相信自由贸易的优势,而不是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因此供应链的多样化会基于私人部门的需求进行,而非政府的措施。“我观察到的是,目前政府更多考虑的是在医药或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供应,比如德国出现了关于5G建设的讨论,这种关乎国家安全和战略上的考虑可能会成为一种独立的因素,但这不是德国、法国或意大利能单独决定的。我认为,没有一个欧洲人会相信,欧盟的任何一个国家强大到可以自给自足。”布拉默说。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日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欧洲必须能够自己生产关键的药物。布拉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对德国的医疗产品做了一个研究,我发现德国的贸易顺差很大,而且我们的进口有四分之三来自欧洲国家,只有8%来自于中国或者印度。这种贸易量与其他国家比是相当低的。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欧洲外的国家排除在欧洲的医疗用品市场之外。”

国际化程度更高的德国会多元化其生产链

这场全球性大流行疾病将如何改写全球化进展,如何冲击全球供应链,又将如何影响中国?

报告作者之一、Ifo经济研究所贸易专家布拉默(MartinBraml)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现在更多的企业注意到了供应链面临断裂的风险,这不仅关乎边境的封闭,也可能与贸易壁垒、美国贸易战、英国脱欧、世贸组织的瘫痪以及各种自然灾害联系上。

新冠病毒危机后,德国的供应链将更加多元化,全球价值链格局也将发生变迁。

“企业需要更好地认识到供应链的风险,并努力使供应链更加多元化。”布拉默指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在母国内增加生产,也包括改变单一采购源的现状等手段。

一方面,目前大力融入全球生产网络的国家的全球化程度可能会下降,东南亚将受到特别的影响。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在当前尚未高度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国家来说,未来会更加难以融入,这对非洲的一些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发展中国家可能因此措施受益于与全球价值链相关的资本、人力、技术和国际市场。

依据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预测,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至2021年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将大幅下降30%至40%。

欧洲各国会变得更加孤立还是更加团结呢?布拉默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欧洲国家从个人旅行限制的角度来说是相互孤立的,但各国始终保持边境开放以进行货物交换。“如果说有的话也是非直接的限制,只是卡车现在需要更多的时间通过边境,增加了运输成本,从而损害了欧洲内部的贸易,但程度没有那么夸张。”他说。

但也有观点认为,发达国家在多元化其供应链的过程中,可能会考虑将生产转移到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因此使劳动成本仍然较低的新兴市场收益。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专访世行前副行长伊恩•戈尔丁:全球化大趋势不会逆转 疫情将重塑全球供应链 2020-05-14 13:13 疫情引发“内忧外患”,美、德中小企业信心自由落体式暴跌 全球战疫 全球疫情与经济观察 2020-05-13 15:39 疫情下全球跨国直投规模或下降 企业全球化趋势仍难改 2020-05-06 17:22 全球供应链分布逻辑将发生改变 全球疫情与经济观察 2020-05-05 19:22 从“发展中经济体名单” 透视美国WTO改革路径 2020-04-19 21:16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高雅

布拉默称,欧盟在农业部门实施了高关税和高补贴的保护,但政治家们也知道,这种保护主义是非常昂贵的,如果将大量领域都划分为战略性,经济将无法负担。此外,由于德国高度依赖于自由贸易市场,而一旦欧洲开始实施保护主义措施,其他国家也会纷纷效仿,这样来说对德国得不偿失,因此该国不会支持这样的举措。

“欧洲内部货物的自由流动是新冠肺炎疫情后经济重启的必要条件,”Ifo的报告指出,“对德国来说,欧洲的生产网络起着首要作用。”

我国要深化周边合作、化解诸边压力,以“超大规模性”市场优势,与亚洲国家尤其是日本和韩国在贸易投资方面加推区域协定的谈判,同时推动国企竞争中立等改革,在区域发展中求同存异。

因为营商成本等因素,一部分产业供应链已经从中国转移,这次疫情可能会加快这一趋势。对此,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既不能以我们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庞大的需求市场而盲目乐观,更不能在这种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上过于感情用事。

Ifo报告显示,相较于美国和中国,德国与欧盟更大程度地依赖于全球化。

报告指出,重新设计供应链的风险和成本评估必须由企业进行,而非政府。相反,国家对生产中的干预可能会产生强烈的负面影响,比如减少外国投资的多样化和限制产品的多样性,最终使产品更加昂贵。但正如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后一样,政坛上要求加强保护主义的声音越来越多,譬如,欧盟正在收紧对外国投资的审查。

“因此,我不会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保护主义阶段,即每个国家都是在国内生产一切产品。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成本太高了。”布拉默说,“在未来,囤货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供应链断裂的风险,至少可以通过大量囤积占据重要的中间商品来缓解产量临时下降的情况。”

虽然德国的生产网络已经较为分散,但其仍具有很强的区域性。德国几乎89%的进口商品能从11个以上的国家买到,而进口来源少于5个的商品只占3.6%。仅从一个国家进口的商品占所有产品数量的1%以下,按价值计算,仅占进口总额的0.1%以下。但在这些进口商品中,44%来自欧盟内部国家。在2015年,来自欧盟的外国增加值在德国各制造业部门加工成最终产品的总增加值中的份额为10%~15%,远高于其他国家,同时欧盟在德国价值链中参与的程度也处于增长态势。

对此,布拉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不确定供应链的变化就意味着生产应该向其他发展中国家转移。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与某些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生产成本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异。新的生产技术在不断降低生产成本,让生产成本在先进经济中得到了控制。所以我认为,供应链的多样化将在很大程度上让真正的发达工业经济体恢复,而不是发展中国家。”

鲍苏尔说,全球产业链中断对一些中小企业来说可能是一个额外的障碍,但鉴于美国小企业的收入相比大企业来说更多的是面向国内,因此美国经济活动的突然停止和国内需求的崩溃才是对美国中小企业的最大伤害。

Powered by 蚌埠股票配资网www.nw56536.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8-2028 中国e配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